不惧问询 东方网力逆势收购缘何引发股价四连板?-灵异事件故事

发表时间:2020年05月27日 14:02:17内容来源:不惧问询 东方网力逆势收购缘何引发股价四连板?

来自:不惧问询 东方网力逆势收购缘何引发股价四连板?文章地址:http://bbs.pyvqd.com/0327155/2393990.shtml

不惧问询 东方网力逆势收购缘何引发股价四连板?

2017的年4月,东方网力以6300万元劣后资金,撬动平安信托收集的信托资金6.3亿元(信托产品名称为:平安财富*铂金1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),信托资金投向杭州国基安璇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下称:“国基安璇”)后最终投向警视达。但这一让上市公司承担劣后回购责任的合同相关内容,直至2019年9月新实控人主事后方才公告。

2019年4月,川投信投以8亿元对价,接手原大股东刘光持有的7.48%股权,在股价低至2.66元时,东方网力市值不到2.4亿元。如今,又反弹至3.2亿元左右。除实际持有的7.48%股权外,川投信产还接受刘光持有的19.09%股权相对应的表决权,从而使东方网力的实际控制人,由刘光变更为四川省国资委。

东方网力已经不是第一次收购自己的下游客户。2015年和2016年,东方网力分两次,合计以5.18亿元的代价,收购客户动力盈科实业(深圳)有限公司(下称“动力盈科”)100%股权。但动力盈科在三年业绩承诺期过后,业绩大幅滑坡,2019年,动力盈科营业收入骤降至2440万元,营业利润亏损3.55亿元。2019年年报预告显示,东方网力拟对其商誉全额计提减值。

股价涨不停令接手东方网力控制权不久的川投信产(全称:四川省川投信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)稍喘一口气。

种种迹象表明,警视达早已是东方网力收购的种子选手,国基安璇则是东方网力用来培育警视达的特殊目的公司和中介桥梁。

新的实控人不得不收拾刘光留下的烂摊子,自2019年9月川投信产接手后,东方网力原来不为人知的违规担保、资产占用、关联交易、为信托兜底等种种暗箱操作,渐渐浮出水面。

新实控人上任后,曾查出,2018年12月,警视达因欠东方网力货款,后者以前者的应收账款担保5000万的事项。直至2020年4月13日,这笔违规担保仍在公司违规担保清单中,这表明,警视达很可能至今仍未偿还相关应收账款,或资金被挪用。

2017年4月国基安璇成立之际,即与警视达原股东章惠远和章立签署了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且支付了80%转让款,两个月后,国基安璇又向警视达增资3000万元,可截止目前,工商变更仍为章惠远和章立。

2019年末,国基安璇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深圳慧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:“深圳慧科”),一纸诉状将刘光和东方网光一并告上法庭。从上述诉讼内容可以看出,国基安璇基金是一个拥有夹层资金的结构型信托计划,年利率10%。其优先级资金出资人,来自中信建投;中间级资金来自中信国安(北京)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、中兵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西藏中正。东方网力则为劣后资金兜底方。

刘光在任时,东方网力违规担保、资金占用情况严重。川投信产甫一拿到东方网力的控制权,便公布了东方网力存在巨额违规担保情况。2019年9月21日,东方网力第一次公布违规担保情况。而有关违规担保最早的一笔在2017年即已发生,却未披露。

近日,东方网力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,股价不跌反涨。公司一则收购消息可能为涨停助力,交易所为此发出问询函,询问是否存在信息泄漏的情况。

交易疑团而被收购标的警视达,早在刘光主政期间,即被东方网力看中和培养。

尽管面临各方催债,背靠四川省国资委的川投信产,或许仍然有实力筹措这笔收购资金,东方网力称,预计资金主要来自金融机构融资。

最近这起收购,是东方网力在财务极其窘迫的状况下,不得不收拾刘光在任时签下的一笔兜底回购。但市场的追捧,为这笔收购提供了利好方向的注解。

除此之外,东方网力还面临沉重的短期偿债压力。一季报显示,其短期银行借款、交易性金融负债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、长期银行借款余额合计约16.19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83.25%。

东方网力的意向收购合同,是与国基安璇签订的,东方网力称,国基安璇实际持有警视达 100%的股权。东方网力称,原股东章惠远、章立已向上市公司出具《确认函》,确认目标公司股份此前已转让至国基安璇。

从当初基金6.3亿资金洽购警视达100%股权,至如今该等股权估值6至8亿元,警视达被东方网力养了三年,目前价格可能并未增值太多。市场四个涨停,是否表明,新实控人并没有做亏本的买卖?警视达的财务资料还未公布,这一资产到底能为上市公司带来什么,还未可知。

警视达100%股权的预估值为6亿元至8亿元。但东方网力一季度报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有1.77亿元。

截至4月28日,东方网力自查发现可能涉及违规担保事项金额累计共计14.78亿元,扣除已偿还金额,剩余未偿还违规担保总额为9.76亿元,其中涉诉有四笔。

不惧问询 东方网力逆势收购缘何引发股价四连板?

如此紧张的财务状况仍要收购资产,这引来了交易所的问询大信封。

记者梳理资料发现,警视达是东方网力的下游客户,东方网力除了通过上述结构性信托基金兜底,以十倍的杠杆为警视达输送资金,还存在为警视达担保等情形。但东方网力否认警视达是其关联公司。

2020年4月15日,证监会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对东方网力和原控股股东、现董事刘光进行立案调查。在刘光转让控制权之前,其持有的东方网力股权中有92%被质押。一位了解东方网力的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,刘光将质押股权获得的钱款,准备投资金融行业,但亏损严重,只能将控制权转卖。

打肿脸也要充胖子2020年5月25日晚间,东方网力披露重大收购意向,拟以现金收购北京市警视达机电设备研究所有限公司(下称:“警视达”)的控股权。

上述诉讼还透露,国基安璇基金成立后,刘光曾挪用协议项下资金,2019年6月和7月,刘光将持有的合计2500万股东方网力股票,质押给国基安璇。

至今未出具2019年年报和审计报告的东方网力(300367.SZ),近日却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。

在稍早之前的另一份公告中,东方网方承认,受刘光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影响,2019年下半年以来各金融机构收紧了对公司的信贷投放,导致公司净偿还银行贷款约10亿元。